百草枯投毒案:丈夫中毒抢救无效死亡,妻子发短信给别人:“老陈快不行了…”_undbet

作者: pinmake 分类: uedbet 发布时间: 2019-07-16 16:33

大家好,我是沉迷于破案无法自拔的名侦探花生,夫妻本是同林鸟,即便不能大难临头同甘苦,也不至于像这个女子一样,让众人无语又痛恨…

6月7日,浙医二院肾内科门诊来了一个特殊的病人,据说是在喝了几帖中药后,腹泻不止,陪他一同来医院的是他的妻子和儿子。

紧接着,浙医二院肾内科的胡颖主任医师和王剑青副主任医师经过对病情的细心分析后,发现病人尿液中含有百草枯成分,系百草枯中毒。

为什么中药中会含有百草枯成分?在对家属的询问中,有心人士发现其妻子并不像正常人的反应,而是面带微笑…谁知最后竟揭开了一场“武大郎”案件…

加了试剂后尿液变成了深色

两路民警同步调查

6月15日上午,桐乡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接到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转来的线索后,立即启动疑似命案专案机制,嘉兴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桐乡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抽调近30个民警成立了专案组。

这桩案子的调查当时兵分两路,一路在桐乡,一路在杭州,大家为了远程同步办案,积极反馈各个渠道信息,两路民警组了一个工作群。

其中赶到杭州的有4个民警,带队的是桐乡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沈发良。

“听完浙医二院医生的叙述,我们推断这是一起熟人投毒案。”沈发良说。

此案中中毒者是桐乡石门镇的陈某,今年50多岁,和如今的妻子是二婚,第一个妻子因病去世时,留下了年幼的儿子,儿子一直跟着奶奶长大。

这些年陈某一直在杭州做废品生意,2005年经亲戚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旷某。

旷某是广西人,今年40多岁,10多年前在桐乡打工,旷某也是二婚,孩子跟了前夫。

两人结婚后,一起在杭州做废品生意。去年开始,他们回到桐乡,依旧做这行。

早在桐乡警方来之前一天6月14日晚上,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刑侦大队民警也扮成医生先来了解情况,他们询问中毒者陈某是否在平时的工作中有接触到农药,陈某称收废品时不可能接触农药。

根据陈某的回答,警方更加肯定这并非是简单的药物中毒,那投毒者到底是谁呢?

妻子很可疑

6月15日上午,在小营派出所,旷某接受调查,她是一个略微发福的中年女人,皮肤黝黑。

据旷某称两人关系很好,她还给老公、儿子买了房子,付了50多万元首付,月供也是她出的,还给儿子买了轿车。

对于丈夫中毒的事情,旷某称并不知情,因为丈夫所喝的中药她也喝过一碗。表示只是有一点儿不舒服,并没有其他症状。

与此同时,在桐乡当地展开的专案组民警走访调查。他们了解到,陈某和旷某夫妻俩感情确实很好,几乎每天都同进同出。只是偶尔去杭州卖废品时,是妻子旷某一个人去。

包括陈某的儿子及其家人都说,旷某对陈某很好,只有陈某妈妈跟办案民警反映,旷某对自己不好。自从他们从杭州回到桐乡后,就让陈某妈妈住到地下一层,吃饭也不一起吃,而是让老太太一个人烧饭吃。而老太太已经80岁高龄,碍于面子,除了跟要好的一个邻居讲过,并没有跟其他提起。

陈某因为常年在外,和村里人并没有什么交集,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过节。而根据调查陈某的其他家人,没有作案时间,初步排除了作案嫌疑。

民警还意外发现,旷某每次来杭州后,会留宿一晚,和一个江苏男人来往密切,而且这个男人在杭州也是做废品生意。

从桐乡反馈线索分析,并结合之前旷某对丈夫陈某病情的冷漠态度,警方觉得眼前相貌平平的旷某并不简单。

主动承认自己有婚外情

旷某表面上看着从容镇定,说话滴水不露。甚至还主动承认自己在杭州有情人,并表示丈夫陈某也知晓此事。

为什么要自己承认不光彩的事情?是为了掩饰其他的内情吗?而且中药一般都是对症下药,并不能乱喝,为什么旷某要强调自己也喝了一碗?对于旷某看似坦诚的说法,一直保持怀疑。

在警方讯问过程中,旷某的手机一直在响,全是丈夫陈某打来的,情绪激动,催着旷某回医院。同时医院也打来电话说,陈某说如果老婆不回来,他不想做血透。

早些时候,沈发良他们第一时间赶到浙医二院找陈某,在表明自己身份后,陈某就很不开心。而在警方带走旷某的时候,陈某生气地说:“你们把我老婆送回来!”

6月15日傍晚左右,警方将旷某送回浙医二院,病床上陈某插着氧气,看到他们,怒气冲冲地说:“你们什么意思啊!怎么还不回去?”

陈某虽然是百草枯中毒,但神智一直很清楚,百草枯入侵的是人体内脏,人体器官会逐步纤维化,最后衰竭死亡。

给情人发短信:老陈快死了

留守桐乡的专案组民警依旧在陈家勘查现场,他们一寸寸地挪动,生怕漏掉一点物证,甚至连下水道也没放过,提取了下水道淤泥、洗手池遗留物、垃圾桶的垃圾也被一大袋翻出来,一袋袋找…

最后他们找来了在杭州收废品的江苏男人,男人承认和旷某有关系,此人表示他知道陈某要死的事,因为旷某曾发给他短信:“老陈快死了”。他问她怎么回事,旷某回复:“反正我知道他快死了。”

为什么旷某会如此明确的知道丈夫陈某的身体状况?而且为什么要给情人发短信呢?经过调查,警方很快排除了他参与作案的可能。

  

6月15日晚上,杭州浙医二院。警方再次与陈某核实夫妻两人的关系,在问到两人是都有婚外情时,陈某的情绪明显很激动,表示根本不可能,两人的关系很好,而且两人外面都没人。

妻子旷某的主动承认婚外情以及表示丈夫陈某知晓此事,和丈夫陈某坚决否认婚外情,两个截然相反的答案不禁让警方越发觉得蹊跷。

而在桐乡的专案组民警发现了关键的线索。民警发现,丈夫陈某中毒前2个月,妻子旷某经常通过手机在网上查找“农药”、“百草枯”等相关信息,例如“什么农药能致死”、“吃了百草枯有什么症状”、“误食百草枯病例”……她最早搜索时间是在今年4月!很明显这起投毒案和旷某有关,她是早有预谋的!

在得知重要线索之后,警方再次带旷某回警局进行调查,而这次旷某的神情明显与之前不一样,一路上旷某脸上没什么表情,不像之前笑眯眯的。

丈夫至死也不相信是妻子就是凶手

6月16日凌晨,旷某最终交代清楚了她作案的前后情况。

旷某称自己在有想杀死丈夫陈某的念头后,在今年5月底,骑着电瓶车开始一路找百草枯。后来在与石门镇交界的湖州南浔区练市镇上一家农药店看到,就买了一瓶。

2016年7月1日,国家停止百草枯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所以她买到的是一种胶状的。因为药物的味道过于刺鼻,所以旷某怕露馅一直没敢用。

而三四天后,丈夫陈某因为脚肿,去卫生院看病时医生开了7包中药。煎药时,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儿飘散开来。旷某觉得机会来了。

陈某提前晚上煎中药,在煎第二帖中药时,旷某趁丈夫不注意,用手指挖了一点点百草枯农药后,放进药汤里搅拌。

作案物品

但陈某第二天一早喝下后,并没什么反应。旷某以为自己买到了假药,再次投毒后便把剩下的百草枯倒进了水池并用水冲掉,空瓶子则扔进了家门口的垃圾桶里…

这次陈某喝下后,药物开始起反应,肚子痛,拉肚子…一系列问题开始出现…

明知道原因的旷某还假装安慰丈夫,称可能是吃坏了肚子。一直相信妻子的陈某还以为是中药有问题,直到他上吐下泻两天后,陈某儿子坚持带他去医院检查,却被告知急性肾衰…

旷某还交代说,她既想毒死陈某,又怕吃官司,所以选择在中药里下毒,表示自己曾在网上看到,百草枯误服会导致死亡,而自己慢慢在中药里加药物,就算到时候出现问题,大家也不会怀疑到自己头上…

旷某交代说因为琐事,她觉得心烦,所以想杀了丈夫。但据民警分析更深层原因是经济原因,他们两人当初从杭州回桐乡时,这些年收废品也有八九十万的积蓄,家里的经济一直是旷某掌控。随着给陈某儿子买车买房,又买了农用车,积蓄也已经用得所剩无几,旷某觉得自己在经济大权上失控了。

此外,这两年旷某给丈夫陈某买了很多种保险,其中还包括人身意外险,每年光保费就要六七千元,而受益人均是旷某。

而受害者陈某这边,至死都不相信是妻子下的毒。

陈某中毒后是不可逆转的,家人最后决定把陈某带回桐乡。回去路上,陈某一直追问自己哥哥,问他老婆去哪了。当他们告诉他,下毒的就是她,他还是不相信。

回桐乡后,6月25日,陈某终因抢救无效去世,死之前他还一直说要找旷某问问她。

目前,旷某已被桐乡当地检察院批准逮捕。

虽然警方最终判定是经济因素,但个人觉得更多的是外遇感情问题,而下毒杀害自己丈夫已经蓄谋已久,为什么要在丈夫病危时给情人发短信?更多的是庆幸,为什么要买那么多保险,而受益人全是旷某?如果丈夫的死不被人发现,受益人会不会就是旷某?当然都是猜测,但越猜测越心寒…

“丈夫被下病危通知,妻子面带微笑”“丈夫的最后时刻,妻子给那个人发短信庆幸”“丈夫死亡的最后一秒,都不相信是妻子伤害自己”…几个片段让人语塞,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事情和人,害人的心从开始实施的那一刻,恶魔就诞生了…

undbet欢迎你来参与讨论。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